您当前位置:河池先锋网 >> 党建聚焦 >> 河池党史 >> 浏览文章

艰难岁月里的韦国清(二)

2012/12/14 10:00:53河池日报 作者:佚名 责编:阳景刚 浏览: 【字体:

    韦国清一到广州,老首长张云逸已拄着拐杖和广州军区的同志一起在机场迎候。韦国清一下飞机,走到张老面前,向他问好。张老亲切地对着韦国清说:“国清同志,你受苦了!”韦国清说:“张老,算不了什么!您老人家要保重身体啊!”张老接着又嘱咐韦国清的警卫:“小邓,你要好好保护他,他是有功之臣啊!当年是我们把他带出来的,现在我能见到他很高兴!”

    广州军区负责人向韦国清传达了中央关于广西准备实行军管、由韦国清任军管会主任的意图,并说广州军区准备派人去南宁,同广西军区一起做群众组织和地方干部的工作,支持他站出来。

    广州军区副政委陈发洪到了南宁做工作,一部分群众组织和相当多的领导干部,纷纷表示支持韦国清站出来,但也有部分群众组织坚持要打倒韦国清。后来中央放弃了对广西实行全面军管的打算。

    韦国清在广州住了一段时间,即接到中央军委的通知,要他到北京参加军委扩大会议。他当时兼任广州军区的第一政委,部队给他送来了军装。

    他重新穿上了军装由广州到北京,出席了中央军委扩大会议。

    会议结束后,周总理安排韦国清住到京西宾馆加以保护。

    4月19日,在中央文革小组派到广西的某记者的鼓动下,自治区党委有三位领导发表声明,公开支持一些红卫兵和群众组织的造反活动。

    广西各地、各单位形成了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群众组织,各派都认为自己是“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对方是“背离毛主席革命路线”,互相指责,从拳打脚踢、打石头仗、钢叉对阵发展到开枪、开炮,武斗不断升级。一些领导干部也被卷入了派性斗争漩涡。

    为了解决广西的问题,周恩来等从1967年6月至11月,先后八次接见广西两派赴京代表团和军队支左干部代表。韦国清和乔晓光、伍晋南、贺希明、安平生、霍泛等在北京的几位书记等都参加了,只有覃应机因病未去北京。

    在接见中,日理万机的总理,总是耐心地听取两派的意见,苦口婆心教育大家要站在毛泽东思想基础上联合起来。

    韦国清在京期间,遵照总理的嘱咐,除了参加接见以外,都在京西宾馆老老实实看书学习,并考虑自己的检查,从不插手两派群众组织的事。

    在接见中,有人讲韦国清在北京遥控。总理说:“他没有插手,这个同志很遵守纪律。”还有人讲:“现在社会上流传毛主席在接见越南代表时说:‘韦国清同志是好同志、好党员。’这是造谣。”总理说:“主席是说过这个话的。越南同志对韦国清同志很尊重,他在越南时是有功劳的。”

    尽管这样,1967年8月9日晚上,一派群众组织仍然和北京的造反派联合,到军管的西京宾馆去揪斗韦国清,使他多处受伤。总理得知后,责令这些人立即离开。事后,总理在接见两派时,严厉批评了这些过火行为。在此之前几天,乔晓光和安平生也被他们抓到地质学院关押,并组织了两次大的批斗会。

    经过耐心的做工作,两派在8月26日、9月16日达成了《关于立即停止武斗的协议》、《关于全面上交枪支弹药的七点协议》之后,又于11月18日达成了《关于促进革命大联合的十条协议》,毛泽东主席11月18日批示:“照办”。当天,主席批示“照办”的还有广西的两个文件:一是关于广西问题的决定,二是关于成立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的通知。

    中央通知指出:建立由原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韦国清、广西军区司令员欧致富、广西军区魏佑铸、驻军某军副军长孙凤章、空军某军副政委焦红光、驻军某师副师长郝忠云、广州军区驻广西后勤20分部政委王斌、原自治区党委书记处书记伍晋南、安平生以及由群众组织代表参加的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由韦国清任负责人。

    1967年11月23日,韦国清同自治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的大部分成员以及两派赴京代表团成员,一起乘专机回到南宁。这次,韦国清在北京住了近8个月。

    经过靠边站近一年的韦国清恢复工作之后,虽然下决心要做好两派工作,消除隔阂,尽快恢复正常的社会秩序,发展生产,但是,由于指导“文革”的“左”的错误没有改变,工作困难仍然很大。

    韦国清一回到南宁即日以继夜地和革筹小组成员一起,处理广西“文革”中的种种复杂矛盾,特别是解决两派的对立问题。他处理这些问题的要求和原则是,按中央口径肯定两派都是革命群众组织,一碗水端平。

    他对两派组织,无论是支持过他的还是反对过他的,都一样做工作,从没有把批斗他的事挂在心上。一些群众组织的头头向他检讨,说过去批斗他错了,他都是一笑了之,仍耐心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

    他经常和革筹小组其他负责同志接见两派头头,要他们顾全大局,履行协议,停止武斗。凡是履行协议好的,给以肯定和表扬;有错误的,进行严肃批评;思想不通的,耐心说服教育。

    他深入工厂、学校,接见部队支左干部和两派代表,出席群众集会,要求两派革命群众组织团结一致,各自多做自我批评,绝不能搞武斗。要求参加支左的部队,不要搞派性,多做群众联合、团结的工作。要求地方领导干部,已离开单位的返回单位,对持有不同观点的干部,要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不准随意抄家、抓人、打人和进行人身侮辱。

    他要求两派群众组织消除派性,哪个单位两派实现了大联合,他就和革筹小组其他负责同志去祝贺,表示支持。

    他对一些地方重新发生武斗、滥杀无辜、冲击部队、抢夺武器装备的行为,十分焦虑。有一次,在革筹小组听取生产情况汇报会上,有人报告,某地又乱杀人了。韦国清气得脖子都红了,他说:“怎么搞的,已经下过好几个文件,还制止不了!”他让秘书杨宗唐把下发的几个文件找出来,还会上读了文件的标题和下发日期。根据他的意见,广西革筹小组和广西军区由联合下发一个关于制止乱杀人歪风的补充通知。据统计,从1967年11月成立自治区革筹小组至1968年6月,广西革筹小组和广西军区7个月内就联合下发了13个有关制止乱杀人、乱抓人和制止武斗、制止抢夺人民解放军武器装备的文件。(待续)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艰难岁月里的韦国清(二)]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视觉焦点

网站介绍|服务条款|广告服务|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中共河池市委组织部

opyright Powered by gxhcxf.gov.cn,河池远教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778-2306687 投稿邮箱:hcdj01@126.com 网站技术咨询QQ:56887058

桂ICP备08002398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5270102000455

访问总数: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