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河池先锋网 >> 党建聚焦 >> 河池党史 >> 浏览文章

沧桑风雨忆英烈

2020/4/30 8:31:26河池日报 作者:佚名 责编:阳景刚 浏览: 【字体:

沧桑风雨忆英烈
广西学生军团女生队。

沧桑风雨忆英烈
抗日英雄 梁衡芳
梁衡芳生于1920年12月9日,宜山县(今宜州区)庆远镇人,牺牲时为广西省立桂林师范学校(以下简称桂师)战时服务团演剧队副队长。

沧桑风雨忆英烈
广西战地工作督导团前线工作队全体同志合影。

沧桑风雨忆英烈
王和琴、梁衡芳、陈德龄牺牲的凤山镇三江汇合处。

沧桑风雨忆英烈
王和琴、陈德龄烈士长眠的乌鸾山。

沧桑风雨忆英烈
炮楼山。

沧桑风雨忆英烈
牛头山。
 
    古老的宜州,静静的龙江河紧依着宜州老城区的城北边沿向南流往柳江。这里以前流传着一个顺口溜:“东门财主爹,西门大老爷,南门炮仗铺,北门码头夫。”大抵道尽了宜山各城区居民的职业和家境。梁家在清末民初曾是宜山东门的首富。梁衡芳的祖父梁耀基为清朝举人,民国七年版《宜山县志·举人》载有梁耀基:“光绪辛卯科,广东盐大使。”梁家原收藏有刻着梅兰竹菊的木屏风,屏风于去年捐给了宜州区文物部门。

    梁衡芳的父亲梁瑞三是梁耀基6个儿子中的老三,文化素养高,爱好文艺,曾是驻桂林国军的文书官,后离开军界回宜山,日寇侵入宜山后加入了宜山县抗日自卫队。

    梁衡芳在庆远中学读书时已是风雨如晦的抗战时期,她喜欢读进步书刊,喜欢和进步人士交往。受父亲的影响,她爱好文艺,在校主演《放下你的鞭子》等抗战剧。国难日深,日军自1938年初就开始对柳、桂、邕等地轰炸,这使得梁衡芳已无法再安心于课堂。

    1938年11月,广西招收抗日学生军的消息传来,使她陷入了纠结之中。一则她很想上阵抗战,二则她是长女,下面还有弟妹三个。最让她放心不下的是身患肺结核的母亲,咳血不止,需要照顾。作为家中长女,如果她走了,母亲怎么办?

    经过了几天的挣扎,一天,她背着家人,把12岁的小妹梁碧云叫到一旁说:“我去当学生军打日本鬼子去了,你不要跟爸妈讲!要是爸妈问起,就讲我到外面读书去了。现在日本鬼子差不多打到我们这了,如果不去抗日,那么我们的家就会没了。我走了以后,你就看好妈妈,你一定要照顾好她!”81年后的今天,当我去采访年逾九旬的梁碧云老人时,她还能清楚地回忆起大姐对她讲的这番话。大姐上战场去了,碧云信守承诺照顾妈妈,此后没有上过一天学。

    18岁的梁衡芳从此踏上了抗日路,再也没有回家。

    1938年11月27日、12月15日,广西抗日学生军第一团和第二、三团分别于桂林及荔浦成立,梁衡芳参加了学生军。

    梁衡芳离开宜山不到三个月,1939年2月5日,日军飞机首次轰炸了宜山县城。

    1939年1月,3个学生兵团集中桂林训练。训练结束后,1939年4月,梁衡芳和同学们徒步长途分赴广西各地,开展各项抗日工作,或直接参加对日作战。梁衡芳在广西战地工作督导团前线工作队工作,工作队有36人,由优秀学生兵组成,女生只有十来位。

    桂南战事进入相持阶段后,广西学生军于1940年5月进行整编,原则上自愿选择去广西地方建设干部学校学习,或参加宜山第十六集团军干部训练班培训,或回校复学、到社会工作。留在学生军的1196人缩编为一个团,称广西学生军团。梁衡芳坚决选择留在学生军,成为学生军团的101位女性成员之一。

    因为日寇于1940年10月底撤出了广西,南宁一度光复,学生军任务暂时转为善后救济、重建家园、恢复生产等。由于各个村落在日据期间表现不同,邕宁县那莲乡的“义民”和“顺民”之间产生了激烈的矛盾冲突,甚至在路口架起机枪械斗。所谓义民,是参加了抗日游击队村庄的村民,顺民则是没有参加抗日游击队村庄的村民。根据梁衡芳的战友杨洁英所著的《平息械斗》回忆,这件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传到学生军后,团部十万火急进行研究讨论,决定组织工作组前往调处。参加工作组的人员从各队中优选,杨洁英为副组长,梁衡芳是四个女生组员之一。

    工作组临危受命,经过短期培训就开展工作,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梁衡芳和组员们在1941年春节过后,深入对立的双方村庄,先通过演街头话剧、演唱歌曲等形式宣传抗战,以获得信任,扩大影响。这是梁衡芳的强项。然后,她们分头深入到各家各户做工作,认村民做契妈,和村里女孩结拜姐妹,与村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组织村里的长者、村民亲戚、妇女、儿童群体,召开各种类型的座谈会,号召大家不要中敌伪的奸计,抗战形势还很严峻,要团结一致对外。通过诚恳、细致而艰苦的调解工作,双方矛盾基本解决。

    由于皖南事变等原因,学生军于1941年8月宣布解散。梁衡芳和同学们各走他乡。

    1942年春,梁衡芳考入当时省城桂林的学校桂师。因为有过学生军的经历,加上多才多艺,她成了学生中的领袖。每逢周末、假期,梁衡芳和同学们常到街上、乡村、医院演出。

    1944年5月,日寇大兵力入侵湖南,并拟沿湘桂线直逼桂林。学校组织40多位师生组成“桂师暑期抗日宣传队”,梁衡芳作为骨干成员,和队员们“逆行”奔赴灵川、兴安、全州、灌阳一带,行程共42天,宣传发动群众抗战,调查地形,为建立抗日根据地作准备。

    由于日寇逼近桂林,政府下了强制疏散令,梁衡芳随师友们于11月18日,徒步疏散到约300公里外的罗城县三防镇(今属融水)。11月下旬,学校在暑宣队的基础上成立桂师剧团,12月初,曾任延安抗日剧社主任的知名演剧艺术家、木刻艺术家温涛及其夫人何锦章成为学校教师和剧团指导老师。从1945年元旦开始,梁衡芳和同学们在罗城、融水、融安等地开始了历时近一个月的巡回演出,到过壮、侗、苗、仫佬等40余个民族乡演出,最远还到达和贵州接壤的杆洞。

    1945年2月,三防邻县柳城新任县长陈如平到三防,请求桂师派人到柳城支援抗战。2月21日,学校在桂师剧团的基础上成立由51位师生组成的“桂师战时服务团”(以下简称服务团),下设两个武装班、一个演剧队。梁衡芳是演剧队副队长。服务团军训了七天七夜之后,于3月2日开赴柳城抗日前线。第一天行军90里,翻越磨盘、回龙两座大山到达龙岸,停留三天公演《军民进行曲》等延安歌剧,还在当地及附近村寨书写抗战标语。

    3月6日,梁衡芳随服务团急行军80里,从龙岸穿越经常受日寇骚扰的小长安和牛鼻等地,到达柳城的临时县城古砦(县城凤山镇已于1944年11月9日沦陷)。7日,县政府发给服务团枪支弹药,8日,梁衡芳和服务团团员熟悉枪支。谁也没有料到,9日一早就接到县政府通知,一股日军正从罗城向古砦袭来。如果临时县城也被侵占,那么柳城的抗日活动将群龙无首。服务团接到通知后立即投入战斗,配合县自卫队在牛头山和古砦至罗城一侧布阵,阻击日军。战斗持续了一个上午,打退日军。

    6月2日下午,服务团接到消息,融县的日军要撤向柳州,县里决定把十五坡当作阻击日军的第一关。梁衡芳和服务团成员从驻地覃村紧急奔赴十余里之外的十五坡的炮楼山布阵。途中遭遇暴雨,道路泥泞,接近十五坡的低洼地带水涨到齐腰深,梁衡芳和战友们趟水而过,赶在黄昏前上山布列好了阵式,和县警卫大队同仇敌忾,并肩战斗。

    激战两昼夜,我方轻机枪枪管打热了一根又一根;需要水来循环冷却的马克沁重机枪水打干了,没有水添加,只好用尿代替。日军死伤惨重,第三天午后,日军后撤到牛鼻放火烧房及同伙的尸体。警卫队和服务团得胜,各自撤回原驻地。

    6月6日,梁衡芳和团员们参加了地方抗日武装主导的洛崖伏击战。

    6月17日(也有记载说是18日),服务团等团体在沙埔街举办抗战演出,圩亭里五、六百人观看演出。子夜,突遭500多名日军偷袭。地方自卫队的50多人扛枪奋起抗击,掩护撤退。激战至次日天明,自卫队牺牲10余人。日军在沙埔的菜地、果园集体屠杀了30余名群众,强奸、轮奸妇女30多人。

    梁衡芳和服务团成员撤到沙埔河对岸的一个村子驻扎,又被日军半包围,服务团跑步到村北的山上布阵,和当地抗日武装共同御敌,不吃不喝打了两天两夜。第三天,日军因无法达到目的,只好撤退了。

    这是梁衡芳和服务团成员们在柳城对日寇的四次战斗。

    7月中旬,服务团得知侵占凤山镇的日军可能撤退了,于是,组织梁衡芳、王和琴等十余人沿融江高度戒备地向凤山镇搜索着前进。黄昏时到达凤山镇,发现日军已溜走,河岸到处是腐烂的人、畜尸体。梁衡芳他们进入凤山镇,收复县城,打扫战场,铲除日军的哨卡路障,封存敌人遗留的物资。

    第三天夜晚,梁衡芳和部分团员乘船渡过融江,突遭强对流天气,在猛烈的狂风暴雨中,船只不幸倾覆,梁衡芳和武装班副班长、女生工作负责人王和琴、服务团战斗员陈德龄不幸牺牲。

    次日,服务团请渔民一起,在涨得满江的滚滚洪水中,找了一个上午才将王和琴、陈德龄两位烈士的遗体打捞上岸。而梁衡芳的遗体连找了三天都未找到。下午,战友们用卫生院的门板作成简易的棺木,忍着悲痛将王和琴、陈德龄两位烈士抬到乌鸾山安葬。而此时,离抗战胜利仅剩一个月了。

    烈士牺牲的消息传到桂师,学校举办了隆重的追悼会,会场挂着杜甫诗句为挽幛:“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疏散到三防的各单位代表、三防附近村民闻讯都赶来参加追悼会。

    壮士一去不复返。梁衡芳离家以后的八年,正是全面抗战的艰难时期,哪怕在校读书,她一直都从事抗战工作。她母亲在1942年因病去世,而她的父亲1981年81岁才去世,离女儿牺牲已经有36年。

    梁衡芳并不是没有机会回家探望父母和弟妹,史料记载,1945年4月,她受组织的派遣,回到了宜山县三岔乡与地下党联络抗战工作,在乾官村召开秘密会议,讨论组织游击队抗日的计划。三岔离家就40来公里。然而,梁衡芳没有回去。不知道她当时是否知道母亲已经与世长辞。

    假如梁衡芳不参加学生军,假如她在学生军缩编时选择去地方干部学校学习,假如她选择参加设在宜山的干部训练班培训,假如她选择回校复学、到社会工作,假如她不参加战时服务团……一切假如都不再可能,只有她失联75年了才是铁的事实。

    多年来一直想为她补办一个追悼仪式,而又于心不忍,因为也许她只是漂到下游,被人救起,受伤失去了记忆。如果她还健在,那么今年有100岁了。梁衡芳的同学、服务团成员胡秀芝在回忆文章中写道:“当时我们都准备随时牺牲的,不幸王和琴、陈德龄牺牲了,梁衡芳失联了”。

    现在他们只存在于柳城、罗城、融安、融水、柳州的党史和方志中。王和琴、陈德龄烈士的陵墓也找不到了,英雄们,你们在哪里啊!

    (梁福根 文/图,图片及相关史料由梁雪英、梁碧云、张延、李会华提供)



网友评论:

视觉焦点
    沧桑风雨忆英烈
    广西学生军团女生队。 抗日英雄梁衡芳 梁衡芳生于1920年12月9日,宜山……
    坎坷人生不言愁
    ——记河池抗日游击战场上的“铁队长”覃铁夫 吴锡刚文/图 年轻时的……

主办单位:中共河池市委组织部

桂ICP备08002398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5270102000455

桂公网安备 45120202000056号

警警
察察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