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河池先锋网 >> 党建聚焦 >> 河池党史 >> 浏览文章

河池县剿匪记

2011/4/12 16:09:58金城江政协网 作者:覃铁夫 责编:阳景刚 浏览: 【字体:

河池县解放前夕,国民党县长莫限才,民团副司令莫礼衡及其反动一伙就逃离县城。1949年12月1日,莫限才带领他的喽罗700余人从北香来攻县城,被独立营活捉30多人,打死匪徒18人,伤20多人。第二天土匪大队长莫炳岩带匪徒300多人,从六甲来攻县城。独立营打死敌人19人,伤30多人,俘匪20余人,缴获轻机枪一挺,驳壳枪一支,步枪20多支。土匪两次攻县城都惨败,从此以后,莫限才、莫礼衡一伙逃到贵州继续为匪。境内的孔荣武、杨祖武、潘必烈、潘必栋几个匪首则躲进岜林深山。
    1950年1月,河池十支队、独立营改编为河池县大队,属宜山军分区管辖,并委任我任河池县大队长。改编后,部队投入紧张的政治军事训练。6月底传来国际形势突变的消息,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发动侵朝战争,把战火燃烧到鸭绿江边,敌机轰炸了我辽宁的丹东。同时,美帝第七舰队占领我台湾,蒋介如叫嚣反攻大陆。国家民族的安危受到威胁,毛主席、党中央发出抗美援朝的号召,全国人民有钱出钱购买飞机和武器,青年直接参战援助朝鲜。宜山地委和军分区召开紧急会议,县长韦景光卧病,只有县委书记戴春涛和我参加。会议的中心内容,一是直接组织队伍赴朝参战,二是发动群众捐献。回到县城后,我直接向县大队区中队全体战士作赴朝参战的动员,战士们个个都签名要求赴朝参战,各乡不少青年也要求抗美援朝。到次年2月底,经体检合格的青年共1400多人,编成9个连,集中在县城训练,3月初,地委书记张伟烈和军分区领导指定我带河池县的志愿军部队赴朝参战。
    正当部队就要出发的时候,突然接到地委军分区的通知,要我赶到宜山参加紧急会议,主要是传达广西土匪全面暴动和各县的匪情,并布置各县和部队的剿匪任务。地委书记和军分区领导找到我说:“老覃,原来决定你亲自带领河池县的队伍赴朝参战,现在土匪大暴动,情况变化。我们经研究决定,你县赴朝参战队伍共9个连,除留下一个连作为剿匪部队外,8个连立即到宜山集中开赴前线。你仍担任河池县大队大队长,负责剿匪工作。因为你是本地人,长期和土匪战斗,情况熟悉经验丰富,群众欢迎你,土匪也怕你,所以决定把你留下,你的意见如何?”我当即表态服从组织的决定,并立即赶回河池。
    我和戴春涛书记在回程中专门研究形势。当时的情况是,到1949年11月底,宜山专区除南丹外,其他各县都已解放,原宜山专员陈汝参与各县县长及头面人物都上山为匪,据了解,陈汝参回到他的老家荔波县后,就组织黔桂边反共救国军,派南丹县土匪罗松桥为第三纵队司令,派河池莫限才莫礼衡任第四纵队正副司令,莫逊英、莫伟等任支队长,其他小头目任大队长,莫限才、莫礼衡仍在荔波,莫逊英、莫伟一些小头目,已到南丹的七圩、八圩活动,其目的是要打回河池。宜山专区的匪情严重,东兰、天峨、凤山、南丹,土匪已占领县城,地委和军分区所在地的宜山,土匪已活动到皇城脚下,并占据对岸的白山,不断向城内射击,有的县被土匪包围,交通中断,只有河池县还是平静的,境内没有匪情,当时有东兰、天峨、凤山、南丹几个县委机关都滞留河池县城,组成一个中心县委。
    河池县大队的主力抗美援朝去了,只留一个连守家,我和县委书记戴春涛,县大队政委成嘉凤,副大队长丛德珠再三研究兵力的部署:一个排留守县城,哪里紧张就向哪里增援,一个排和小炮班守长老,一个排守下坳,监视边境的匪情。到7月,长老乡不断传来匪情,逃到南丹与罗松桥匪首勾结的容授传配合南丹土匪在大厂、那地、扬州一带集结。果然到7月中旬,容授传带领股匪罗明卿、杨振斋、孔谦数百人占领长老的拉友、坡往等村,丛副大队长和长老乡革委向我告急。我带领两个班机枪两挺从下坳赶来增援,到拉平村时已近黄昏,立即封锁马路,吃饱饭后赶到长坡与丛副大队长商量,如何包围敌人。共分三路在黎明前攻击。我带领一个班摸到拉友村后坡攻击坡顶的敌人,另一路正面攻击拉友村之敌,第三路攻击坡往村。没料到拉友村之敌先向我开火。这时我已冲到坡顶天还未亮,只听到敌人的谈话声,就向敌人开火,敌人趁着天未亮就逃走了。我们只缴得一箱机枪子弹,其他两个组同时向敌人进攻,共打死4名土匪,其余向隆更方向逃走。我们跟踪追击到南丹县境才收兵,这时天已大亮,在拉友村抓得两名伤匪,缴得步枪两枝,县大队班长罗启明在战斗中与敌肉搏重伤后牺牲。
    土匪不甘心失败,到7月下旬,罗松桥纠集所有的匪徒倾巢出动,共千余人占领长老的肯慕、化板、拉友、拉荷、板庆、泰来、板月、甘牙几个村,有六O炮2门,重机枪3挺,轻机枪10多挺,步枪数百支,挑箩筐的百余人。罗松桥大放厥词:要踏平长老,占领河池,会师宜山。气焰十分嚣张。当时我和县委书记正在宜山开会,回到县城时,就得到上述情报,只有丛副大队长带领一个排驻守长坡,土匪比我们多十多倍,如何战胜他们困难很多,我和县委书记大队政委交换意见,一致认为长老位置重要,必须坚守,否则影响到全县大局。县委书记戴春涛要求我死守长老,战到最后一兵一卒也不能退。
    夜色深沉,我带参谋韦明彦和五个通讯员向长老进发,赶到拉涯村时接得乡革委主席容渊的告急书,说土匪一连两天,在各村来来往往调动示威,也不开枪开炮,造成心理压力,丛副大队长看到土匪势大,准备撤出长老,炊事班炊具和战士的背包已打好。当我加快脚步,赶到新村时,乡革委主席容申、容渊和民兵队长郭庆正连夜守在村边,见到我时都要求县大队不能撤退,不能给长老群众受到大灾难。我当即对他们表示,坚守长老决不后退,并邀他们一起到长坡,研究如何御敌。
    赶到长坡时天刚亮,我请班长以上的干部先开会,然后对全体战士作动员。我见战士们确实都打好背包准备撤退。我先传达县委的决定,告诉他们长老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关系到全县的安危,必须坚守到底,不能后退一步。在分析敌情时我说:南丹县是土匪的老窝,人数多武器精良弹药充足,其中还有些是国军的骨干,这是广西省保安司令莫树杰(他是南丹人)精心培养和武装起来的,这不是夸张,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但大家要好好想想,土匪为什么要来打长老,你们不是看见有好多是挑着箩筐和口袋的吗?首先他们是想来发洋财掳掠群众财物,如果遇到坚强抵抗,发财梦破灭了他们便心灰意冷丧失斗志,不肯卖命了;其次土匪是乌合之众,他们武器虽好但没有经过训练缺乏战斗经验,战斗力不强。遇到我们攻击和包围就会逃之夭夭。此外,我们都守在房子里,土匪住在郊外,白天这么热挨太阳晒,晚上挨蚊子咬,只要我们坚持几天,土匪吃苦头多了也埋怨,就不愿为罗松桥卖命,何况土匪多数是被强迫来的,自然想念自己的妻儿父母,时时刻刻都想逃亡,这就是敌人弱点。我们的战士加上民兵不足100人,从数字来看确实少了十多倍,但在座的同志们,都经过战斗的考验,能够以一当百,强大的敌人我们都打败他,这些土匪就不是对手,广西的保安团算是强敌,但在下坳在弄六在渡边都被我们打败了。1949年11月我们不是在长老和国民党一O三军打了三天吗,结果把师长潘汉逵也俘虏了,共俘虏敌官兵1400多人,那时我们的人数也比敌人少,最后取得胜利。现在大家又在旧战场和土匪作战,我有信心带领大家打败这伙匪徒。但这次和往时不同,要和敌人斗智斗勇,以少胜多。另外,我们有个优越条件是地形好,长坡三面是平坦的田畴,敌人不易接近,加上战士们都有战斗经验,还有民兵的协助和群众的支持,这些都是胜利的保证。
    我动员后大家的信心足了,一致同意坚守长老打败敌人。丛德珠副大队长也说:“老覃,我听你的,和敌人决一死战。”民兵队长郭庆也保证,我们坚守新村,决不让敌人靠近。最后我交代战士们,白天,除了岗哨外,其他同志在屋里休息,打扑克、下象棋、唱歌曲各人所爱,像平常一样生活。
    第三天上午土匪向我们开枪开炮了。敌人的三挺重机枪安置在拉友村坡顶,几门六O炮位安在板庆村前的小坡,我告诉战士们,要等敌人来近了才开枪。敌人重机枪的攻击目标是长坡村头大榕树脚我阵地,六O炮则轰击新村和长坡,一直没停止过。到中午时分,有十几个土匪从甘牙下山来,偷偷地往知学拉涯方向东瞄西望,郭庆带领民兵追击就逃散,抓得敌探郭蔚华,打死了3人,县大队审问后把郭蔚华关在韦云家的厨房里。入夜,为防备土匪摸进长坡,我叫战士们把手榴弹盖拧开,拉上长线挂在各通道和路口,敌人一碰就拉响,大家准备战斗。果然到凌晨,土匪从泰来村下来,趟过小河偷袭长坡,刚刚到坡脚碰上手榴弹爆炸,有两名土匪被炸中叫爹喊娘,战士们冲下去缴得两枝步枪,其余匪徒全部跑了。
    土匪一连两天未开枪开炮,我们一枪不发。到第三天敌六O炮集中轰击长坡,炮弹都落在附近,战士们都在高声歌唱,有的在打扑克。到下午有一发炮弹击中韦云家的小厨房,屋顶上炸开了一个大洞,关在里面的郭蔚华大声叫:“我死了!我死了!”战士们开门见他还好好的也不伤在那里就不理他。敌人连续炮击,有一发炮弹击中指挥所屋顶上,桁条也打断了,瓦片落满楼上,我正和丛副大队长在楼下下棋也不理他,第二发炮弹又击中屋顶上瓦片落满一地,我和丛副大队长仍在将军,战士们来看后便哈哈笑着走了。
    敌人打到第三天下午,我们仍一枪不发。后来哨兵报告:有几十个土匪从拉友沿着小河岸偷偷地摸过来了,有的躲在田坎下,有的从稻田中爬过来,相距百多米。我叫战士别惊动他们,等来近了走不掉才开枪,过了一会哨兵又报告:土匪摸到坡脚下。我和丛副大队长去看,土匪确实摸到我们近边,不知怎样土匪却慌了,自动向后逃走,我叫战士们开火,两挺机枪向敌人扫射,打死了3名土匪,伤4人,有的脚杆被打断走不动,在稻田中滚来滚去喊救命,其余土匪沿着田坎和小河岸逃回拉友村。
    土匪在烈日下曝晒了五天,我几天来观察发现情况有些不同了,一是敌阵地上来往的人少了,尤其是近两天来,炮声枪声不像以前那样密;二是那些挑箩筐扛扁担的都不见了,发现有些向后转移;三是土匪只向我们开枪开炮,不敢大规模向我们进攻,不是害怕就是感到失望。这是我们反攻的时候了。晚上,我们研究反攻计划,由参谋韦明彦和排长带一组,机枪两挺攻击甘牙屯之敌,我带一组机枪一挺绕过泰来、板庆、拉荷攻击拉友村坡顶之敌机枪阵地,丛副大队长带一组小炮守住长坡,约定甘牙那个组开火后,我就开火,丛副大队长命令炮班开炮。
    韦明彦带领的那个组半夜就出发了。我于凌晨已摸到拉友村背后,天刚亮韦明彦带领的那个组已包围了甘牙屯,敌人在村中大喊大叫杀猪杀牛,有的在煮饭,闹哄哄的。几挺机枪突然向村中扫射,土匪四散逃命,战士们冲下去,抓得土匪特务长(事务长)7人,缴得步枪3支,解救了被土匪绑在晒台下柱子的平村农会主席罗世笃。甘牙屯的枪响后,我们就向拉友村后之敌开火,丛副大队长就连续开炮。枪声炮声震动了大地,敌人连还击的机会也没有,就趁着天未亮,纷纷向苦马山和隆更逃走,我们一路追击到肯慕村,一路追击到南丹县境隆更才收兵。回头来原途搜查,发现土匪被打死5名,伤4人。缴得敌机枪子弹4箱,步枪5支。匪首罗松桥与我们第二次较量又失败了。我们取得了胜利,长老乡革委杀了一头大猪慰劳部队和民兵,晚上,乡革委又在长坡小学召开胜利庆祝大会。
    匪首罗松桥两次攻打长老都失败,他还是不死心,叫嚣一定要踏平长老,以雪前耻。8月8日又派容授传带土匪百余人,重机枪1挺,六O炮一门,轻机枪2挺,步枪百余支,占领苦马山,每天向山脚下各村炮击和扫射,使群众无法秋收。当时我和县委书记戴春涛正在宜山开会,只有政委成嘉凤看家,丛副大队长仍在长老。苦马山山高且陡,白天无法接近,如何消灭这股敌人成为大家议论的中心。战士们提议用夜战近战掷手榴弹的办法消灭敌人,丛副大队长赞赏这提议好。
     河池县大队的兵力少又分散,当时天峨县大队有一个排的战士滞留河池县城,副大队长容让是长老乡人。征得他的同意配合河池县大队消灭苦马山的匪徒。天峨县大队领导赞同这个建议,容让同志就带队到长老参加战斗。后来研究决定,两个县大队战士主攻,长老民兵配合。
    8月16日午夜,天峨县大队战士从东面爬上苦马山,河池县大队从西面爬上去,郭庆带领民兵守住苦马山脚,堵住敌人逃路。山高又陡,河池县大队爬到敌人的上方,听到敌人的谈话和咳嗽声,部队散开准备战斗。天峨县大队战士爬到敌人的右侧,这时天已快亮,战士们就用手榴弹投入敌群中,隆隆的爆炸声把敌炸懵了就乱开枪,战士们见那里有火光就向那里投手榴弹,敌人四处逃散,有一土匪却逃到河池县大队阵地给抓住了,问他枪炮放在那里?那土匪说:就在下面不远。战士们冲下去缴得重机枪1挺,六O炮一门。天峨县大队也攻上来,缴得步枪3支。两支队伍会同后天已大亮,战士们跟踪追击,在半山又缴得轻机枪一挺步枪5支,俘匪8人。民兵在山脚截住敌人,打死土匪3人,缴得步枪3支,土匪惨败,剿匪战斗又获得胜利。捷报传到宜山,地委书记在大会上表扬河池县大队剿匪得力,以后还通报表扬,给战士们极大的鼓舞。
    罗松桥已三次攻长老,结果都惨败,但他匪心不死,于8月下旬又组织队伍,以图再战,但匪众已失信心,大都离他而去。但他手下还有一群亡命之徒,于是纠集罗明卿、扬振斋、黄昌立三股土匪窜到大厂、仙堂一带集结,又调黄江、罗富、莫云三股土匪共500余人,集结于岜甲、那磨、仙堂等地准备第四次进攻长老,罗松桥亲自指挥,其司令部设在岜甲村村长韦志家中。
    弄清敌情后,我和丛副大队长和容让副大队商量,又找参谋和排长及战士研究,如何对付敌人,多数主张和过去一样坚守长老,有的主张半路伏击敌人。我认为要主动出击,外线作战,到敌人的老窝消灭敌人,这是敌人不会想到,也不会有防备,有胜利的把握。大家一致同意我的打法,接着研究攻击点,首先打敌人的司令部,岜甲村的地形,许多战士都熟悉,后来分配任务时,天峨县大队正面攻岜甲,郭庆派部分民兵配合。河池大队分两部分,一部分攻击岜甲村后敌机枪阵地,一部分在村后埋伏,截击逃敌,郭庆带领民兵守住通往仙堂通道,阻击来援之敌。
     8月27日半夜,几支队伍从长老出发,拂晓抵达岜甲村,天峨县大队登上村前的小高地,用机枪扫射,战士们冲入村内,打死土匪3人,缴得步枪5支,在村中展开了激战,土匪从村后逃走。冲进敌人司令部后,没抓到罗松桥,他趁着天未亮逃走了。
     我带领两个班战士,早已摸到村后敌机枪阵地,当天峨县大队在村前的枪一响,战士们就用手榴弹消灭机枪阵地的敌人,炸死土匪两人,生俘4人,其余都滚下坡去逃走了。我们缴得轻机枪一挺步枪4支。丛副大队长伏击的路段没遇到敌人,土匪不敢走大路,全从树林和草丛中逃走,因此没有缴获。
    岜甲的战斗一打响,在仙堂的匪首罗明卿、黄昌立就带队来救援,被民兵伏击,只好逃之夭夭。罗松桥被包围后就逃到大厂、那地去了,不久,我带领河池县大队深入大厂矿区潜伏,果然与罗松桥“见面”了,他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从铜坑矿大道走过来,有几十个匪徒跟着,战士们一阵扫射,见他掉下马来,但没有死,却跑得无影无踪。我们打死土匪3人,缴得步枪3支、战马一匹。
     南丹县土匪进犯长老时也同时进犯三旺,因为三旺匪首孔谦逃到南丹投靠罗松桥,所以土匪大暴乱后孔谦又带南丹土匪攻打三旺乡。7月9日,孔谦带领黄昌立股匪200余人,还有东兰土匪梁宪伯、吴鸿登及岜林贯匪孔荣武、杨祖武占领山脚村、拉运村,我带领河池县大队连夜赶到三旺,占领桥边的三旺小学,次日拂晓我们冲过桥占领拉运村后高地,攻击村中土匪,另一部分攻打山脚村,与土匪展开了激战,民兵配合战斗,土匪大乱,纷纷逃跑,我们追击到东兰县境的木尧岗才收兵。这次战果不大,只抓得两名土匪,打死3人,缴得步枪3支鸟枪一支大刀3把。
土匪仍不甘于失败,7月13日,又分三路向三旺进犯,第一路由孔谦、梁宪伯带匪众约200人枪,由东兰大草坪占领南排村,第二路是孔荣武、杨祖武由岜林出来占领三旺街,第三路是吴宝鸾从东兰的花香出来占领拉运村,土匪约500人枪,并杀害了三旺农协主席龙兴祥,三旺乡革委也退到拉平村。
     我在长老接得消息后,于7月14日带领县大队到拉平村见了乡革委主席陆耀宗及民兵队长共商作战计划。根据前次的教训,土匪一定向大山逃跑,民兵则守住南排村后及大草坪各通道,县大队正面攻击。
    7月15日清晨,我带县大队包围了三旺街,战士冲入街内与匪徒展开了战斗,另一部分战士冲入拉运村与匪激战,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不断。土匪经不起冲击,就向山后逃走,被民兵阻击,无路可走,便进入南排村占据民房顽抗。因民房坚固不易接近,我们便缩小包围,把土匪全都困在南排村,土匪不断向我们射击,估计土匪必定在晚上突出,就把民兵转移到平地各路口把守,县大队负责夜攻。
     晚上10时,县大队开始炮击,战士们趁着夜色分三路攻击南排村,与土匪展开了夜战,战士们冲入村内与土匪肉搏,打死土匪8人,缴获步枪8枝,大刀6把,活捉土匪12人,战士覃克树、韦现国在肉搏中光荣牺牲。土匪趁夜四处逃散,我们追到九门村,又抓得土匪分队长邓大志及匪众两人,其他土匪全部逃到东兰和南丹,再也不敢回来闹事,从此以后,三旺的匪患全部平息,群众得以全力投入生产,过着安定的生活。
    土匪暴乱时,河池的匪患主要是长老乡,其次是三旺乡。下坳乡的匪首吴昌寿、石维金,1949年被围剿后逃到宜山的永安躲藏,与宜山土匪董国宗、马炳成、韦绕才勾结上。1950年7月集结匪众500余人向我下坳进犯,刚刚到达板买村被区中队和民兵迎头痛击,土匪被打散,吴昌寿则带领一伙匪徒,绕到坝牙村攻占下坳街,县大队包围了下坳街,吴昌寿又逃到坝牙村,县大队包围坝牙村后,吴昌寿又带领一伙匪徒逃到永安,县大队在永安与匪展开了激战,战士覃继明、卢秀彩光荣牺牲。不久,吴昌寿又偷偷带一伙匪徒从永安回到坝牙村,县大队、区中队及民兵又围攻坝牙村,俘匪众60多人,缴获步枪鸟枪数10支,狡猾的吴昌寿没抓到,他又溜到宜山永安大山中躲藏,再也不敢回下坳捣乱了。
    为扩大战果,消除隐患,保证长久安宁,我向县委书记戴春涛,大队政委成嘉凤,副大队长丛德珠提建议:虽然县境内已无匪患,要扩大剿匪范围,到境外去抓那些逃匪。大家认为这建议好,从1950年8月开始,丛副大队长带队深入宜山的永安、带河、板岭、弄六几个乡来往搜索抓土匪,我带领一个排深入南丹县大厂、车河、八步一带打游击,行踪不定来往搜索,我们深入八面山掏匪窝,在枫木店包围了1处据点,抓得土匪18人缴获轻机枪一挺,步枪12支,其他土匪闻讯全都逃离,有的逃到罗富,有的逃到七圩、八圩,有的钻入深山老林。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得到确实消息,匪首罗松桥带领他大小头目躲藏在南丹边境的一个小村里,这村子名叫栋良(1954年划归河池),共有匪徒数百人。栋良村周围都是高山,只有一条通道,是历代强人的窝点,河池的许多土匪也躲在里面,土匪自称为栋良府。宜山军分区剿匪部队得到消息后,认为是消灭土匪的最好时机,于是派一七四师五二O团一营一、二连,三营和一个炮兵排,在团政委王统军和副团长赵毅的带领下,于10月3日包围了栋良村。当侦察班摸到村时被土匪发现,两面夹攻,班长赵来福和几名战士相继牺牲,还有两个重伤员,一连指导员周邦振组织火力掩护撤退,团指挥部又组织尖刀班12人,由班长刘天才带领冲入村中,与土匪展开肉搏战,全班战士无一生还。土匪的顽抗激起战士们的愤怒,团指挥所又重新组织火力,用六O炮轰击,用炸药包一座一座房子炸掉。战斗到晚上8点钟,一个土匪也没抓到,冲入村内时又牺牲战士13人,把全村都炸平后,只抓得土匪韦三国、杨振才两人,土匪全部从地道逃走。这次战斗,五二O团伤亡战士45人,损失之大教训之深令人痛心,这是剿匪斗争一起骇人的事件,政委王统军因此受到撤职处分。
    河池境内匪患虽已平息,但边邻的南丹、东兰、宜山仍有匪患,而河池的匪首都在边邻各县躲藏,莫限才、莫礼衡则到贵州的荔波为匪。1951年2月,中央命令广西、贵州匪患必须在短期内全部肃清,实行总动员,把匪区全部包围,断绝来往,部队民兵进行地毯式来回清剿,第二野战军在黔南藏匪各县进行拉网式清剿,逐家逐户及深山老林岩洞来往搜捕,土匪无处藏身则乱窜被抓获,原来躲在贵州的匪首只好窜回河池。莫礼衡刚到边境的打狗河边七响滩,被部队和民兵包围,当场被打死。莫限才、莫逊英一伙则沿着河池南丹交界进入东兰山区窜到我县保平乡肯友村小米洞时,被瑶民小分队包围,莫限才、莫逊英及一伙匪徒全部击毙,又割了莫限才的头丢下深坑。莫慧在荔波的佳荣被民兵击毙。莫伟在下桥茶洞被活捉,拿到北香示众后枪决。其他匪首如六甲的莫炳岩,红沙的莫让荣、莫应康、莫水明,河池镇罗恒、罗志,三旺的孔谦,长老的容授传,岜林的孔荣武、杨祖武,下坳的吴昌寿等等,都在大清剿中有的被击毙,有的被镇压,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河池县的剿匪工作到1951年4月初全部结束。

 

作者系原县级河池市第一届政协主席,河池县解放初期剿匪时为河池县大队大队长,已离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河池县剿匪记] 的评论,总共:1条评论
立春 游客:立春 (发表时间: 2012/2/6 21:41:44) 1
请问:文中的书记戴春涛就是血战朱家岗中的新四军九旅二十六团二营五连副连长戴春涛吗?

视觉焦点

网站介绍|服务条款|广告服务|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中共河池市委组织部

opyright Powered by gxhcxf.gov.cn,河池远教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桂ICP备08002398号 联系电话:0778-2306687 投稿邮箱:hcdj01@126.com 网站技术咨询QQ:56887058

访问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