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河池先锋网 >> 河池扶贫 >> 扶贫动态 >> 浏览文章

“互联网+”背景下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路径与机制研究

2015/11/10 8:55:24河池市扶贫办 作者:韦永耀 责编:阳景刚 浏览: 【字体:

    摘  要
    本文以河池市的扶贫产业为分析对象,构建基于“互联网+”背景下特困山区产业分析框架,寻求突破其产业发展的“信息鸿沟”等制约瓶颈,提出了基于“互联网+”背景下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路径选择、支持机制和政策体系,从而促进精准扶贫产业发展模式的转变,实现精准扶贫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关键词: “互联网+”;精准扶贫;产业发展;路径;机制                                                 

    1绪论
    1.1选题背景
    2012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北阜平老区考察时强调指出,关于扶贫工作,不要用“手榴弹炸跳蚤”,到了2013年10月,总书记到湖南湘西考察时,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概念。在贵州又讲了六个精准,“对象要精准、项目安排要精准、资金使用要精准、措施到位要精准、因村派人要精准、脱贫成效要精准”。越往后(扶贫工作)内涵越丰富,操作性越强。理解“精准扶贫”要义,用我们老百姓的话,就是“对症下药,药到病除”。2015年1月12日总书记在中央党校第一期县委书记研修班座谈会上“扶贫工作必须只争朝夕,决不能让贫困地区掉队”,提出了“不掉队”的重大命题。破解这个重大命题的关键在于运用新的科技生产力促进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河池市属于滇桂黔石漠化片区(西南地区有三个完整的连片特困地区,即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滇西边境山区、乌蒙山区)的地级市,其中的特困山区远离都市,具有边远性、发展滞后性、生物多样性、民族文化多彩性、生态涵养性等共同特征,“信息鸿沟”凸显了其市场阻隔的制约瓶颈,导致了其发展的“掉队”。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互联网(包括物联网在内的广义互联网)与产业融合发展可消除特困山区的“信息鸿沟”,进而带来精准扶贫产业的巨大变革,给特困山区带来脱贫致富的新希望。因此,研究“互联网+”背景下特困山区的精准扶贫产业,着力解决其发展“掉队”问题,对促进河池市的产业精准扶贫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1.2学术史梳理
    从理论上看,扶贫产业发展属于产业经济学研究范畴。其源头可追溯到马歇尔的《产业经济学》(1892)提出的产业组织概念。其后,这门学科沿着两个方向发展:一是在产业组织理论方面,20世纪30年代,主要研究企业间竞争与垄断关系;40-70年代,哈佛学派由梅森开始经贝恩到谢勒提出和完善了SCP(结构-行为-绩效)理论范式;随后芝加哥学派发展了产业组织的现代契约理论;在此基础上形成了新产业组织理论,主要研究企业策略行为。二是产业发展与分析方法方面,20世纪30年代,霍夫曼探讨工业结构演变规律,提出了霍夫曼定理,列昂惕夫创立投入产出分析工具;40年代克拉克创立了三次产业分类的结构分析方法;50年代西蒙•库兹涅茨等人研究了经济增长过程中的产业结构变动,钱纳里研究工业化过程中产业结构及产业发展规律,筱原三代平提出了选择主导产业的“两基准”;60年代弗农提出了产品生命周期理论;70年代艾伯纳西和厄特拜克提出了产业技术创新的阶段性理论(A-U模型)。80年代以来,信息化与全球化推动了产业发展,形成了产业竞争理论(迈克尔•波特,1980)、产业融合理论(植草益,1987)、产业链理论(Gereffi等, 1994;Reiter,1996)、产业模块化理论(青木昌彦,2002)、产业知识共享理论(Krogh等,2001)等。
    1.3国内外研究动态
    国外从产业角度来研究反贫困的经典之作要数《改造传统农业》(舒尔茨,1964),但近期相关文献不多,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探讨政策对落后地区产业的影响上,Travis J. Lybbert和Ghada Elabed(2013)研究了中东和北非地区橄榄油政策对橄榄油产业的影响,Remy Canavesio(2014)研究了马达加斯加矿产投资政策对其南部矿产采掘业的影响。
    国内学者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国家确立开发式扶贫方针之后开始关注产业扶贫。最初主要研究贫困农村如何发展生产脱贫致富(秦力生,1986);90年代开始对产业扶贫的概念及实现形式做初步探讨,邢燕芬(1994)认为产业扶贫是一种“造血型”的扶贫,李京文(1997)提出通过发展乡镇企业、农业产业化来推动产业扶贫,等等。2000年以来主要围绕以下问题来展开:一是关于扶贫产业选择。靖晓莉和戴庆中(2003)研究了地域文化对产业选择的影响和作用,提出了贫困地区产业选择要与当地社会文化模式相契合的观点;姚旻和陈厚义(2008)研究了开放经济下欠发达的西部民族地区优势产业选择,提出在比较优势原则下选择有民族特色的产业作为重点优势产业发展的观点。二是关于扶贫产业发展模式。黄羽新和陈炜(2011)研究了一村一品、多村一品的专业村发展模式;孙治国等(2012)研究了龙头企业带动模式,等。三是关于扶贫产业支撑要素。岳公正和魏琴(2013)对改善欠发达地区农村基础设施推进产业发展进行了研究;徐翔和刘尔思(2011)研究了通过创新融资模式推进扶贫产业发展的问题;韦吉飞和张学敏(2014)研究了教育红利与产业升级的关系,提出了经济越落后的地区初级教育红利作用越大的观点。四是关于扶贫产业发展路径选择。张晓峰和曾昭宁(2008)研究了扶贫产业集群化发展的路径;汪中华(2011)等研究了扶贫产业的转型路径;冯强(2011)研究了特色扶贫产业的实现路径。五是关于扶贫产业主体。胡振光和向德平(2014)研究了扶贫产业的多元治理问题,提出要构建多元主体间良性互动关系的观点。
    进入21世纪,信息技术对贫困治理的作用引起人们高度关注。联合国(2003、2005)明确提出要坚定不移地赋予边远地区、农村和边缘化城区的穷人获得信息和使用信息通信技术的能力,使其藉此摆脱贫困的思路。国内实践方面,近年我国出现了利用电子商务扶贫的江苏省沙集、河北省清河、浙江省遂昌和丽水等成功模式。理论研究方面,汪向东等(2014)提出了以电商引导产业扶贫开发、将电商扶贫与精准扶贫结合起来、引入电商金融扶贫、完善扶贫基础设施建设等对策措施;阿里研究院(2013)利用阿里巴巴大数据分析了2013年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现状,指出了我国农村电子商务存在的碎片化等四大挑战和规模扩张等四大发展趋势;浙江大学管理学院课题组(2014)认为中国涉农电子商务的发展,正成为全球包容性创新和增长的典范。
    上述成果为本课题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和方法借鉴,但也存在进一步深化之处:一是对不同特困山区产业精准扶贫的特殊性研究还不够深入,我国地域广阔,虽同属特困山区但北方与南方、西南与西北地域特征各异,而现有研究对各自的特殊性关注不够;二是对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时代性关注不够,对“互联网+”背景下特困山区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新趋势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三是对网络扶贫的研究刚刚处于起步阶段,且仅局限在农产品电子商务上,没有从网络生产、网络销售、网络政务、网络学习和网络社会五位一体的视角分析其对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影响。

    2研究对象、重点难点及方法
    2.1研究对象
    本文以滇桂黔石漠化片区为研究范围,对象是“互联网+” 背景下河池市的精准扶贫产业。根据主体功能区规划的要求,这些地区主要以发展大农业(农、林、牧、渔)、工业(农产品加工、医药保健品、民族工艺品等)、旅游业(山水观光、民俗体验、生态休闲、养生度假等)、现代服务业(现代物流业、商贸服务业、家庭服务业、金融服务业、科技、信息服务业、创新研发服务业等)为主,本研究所指的精准扶贫产业以此为依据。
    2.2 研究重点与难点
    研究重点:提出基于“互联网+”背景下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高端发展路径、支持机制及政策保障体系是本研究的重点。
    研究难点:基于“互联网+”背景下河池市分析产业要素与精准扶贫产业发展路径的关系。
    主要目标:构建基于“互联网+”背景下产业分析理论框架,提出精准扶贫产业的“六化”高端发展路径、“七维”支持机制以及政策保障体系,为更加有效地推进精准扶贫产业发展提供新的理论支撑。
    2.3研究方法
    (1)文献调研法,全面收集整理分析产业“互联网+”相关理论和相关市县经济社会发展的有关资料,特别是国家相关规划等;(2)问卷调查法,围绕“互联网+”产业扶贫科学设计相关问卷表进行问卷调查;(3)个案观察法,选择河池市1-2个产业进行实地调查跟踪,观察分析其发展规律;(4)对比研究法,将目标产业进行时间上的纵向对比和空间上的横向对比分析,总结归纳出不同发展模式。

    3研究内容
    3.1基于“互联网+”背景下滇桂黔石漠化片区产业分析理论
    3.1.1竞争优势理论
    哈佛大学商学研究院迈克尔•波特提出的国际竞争优势模型(又称钻石模型)对于竞争战略理论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五种竞争力量”——分析产业环境的结构化方法(SWOT分析)就是他的杰出思想;他更具影响的贡献是在《竞争战略》一书中明确地提出了三种通用战略。波特认为,在与五种竞争力量的抗争中,蕴涵着三类成功型战略思想:一是总成本领先要求坚决地建立起高效规模的生产设施,在经验的基础上全力以赴降低成本,抓紧成本与管理费用的控制,以及最大限度地减小研究开发、服务、推销、广告等方面的成本费用;二是差别化战略将产品或公司提供的服务差别化,树立起一些全产业范围中具有独特性的东西。实现差别化战略可以有许多方式:设计名牌形象、技术上的独特、性能特点、顾客服务、商业网络及其它方面的独特性;三是专一化战略是主攻某个特殊的顾客群、某产品线的一个细分区段或某一地区市场。这一战略依靠的前提思想是:公司业务的专一化能够以高的效率、更好的效果为某一狭窄的战略对象服务,从而超过在较广阔范围内竞争的对手们。
    3.1.2产业区位与产业选择基准
     一是产业区位理论:①农业区位理论的创始人是德国经济学家冯•杜能,他于1826年完成了农业区位论专著--《孤立国对农业和国民经济之关系》(简称《孤立国》),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区位理论的古典名著。农业区位的含义有两层:一是指农业生产所选定的地理位置,例如泰国的水稻种植业在湄南河平原等地,澳大利亚的牧羊业分布在东南部等地;二是指农业与地理环境(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各种因素的相互联系,这些因素就是农业的区位因素。农业的区位选择实际上就是对农业土地的合理利用;②工业区位理论的奠基人是德国经济学家阿尔申尔德•韦伯。其理论的核心就是通过对运输、劳力及集聚因素相互作用的分析和计算,找出工业产品的生产成本最低点,作为配置工业企业的理想区位;③商业区位是指商业活动的空间位置的选择。就一般来讲,在城市的商务区内,集中有商业、银行、保险、咨询、服务、运输、旅游等行业和大集团公司,这种大规模集中所带来的专业化和分工协作,相关产业迅速发展所带来的影响,各种专业人才和专家汇集于此,熟练劳动力供给充裕,筹资融资便捷,获得市场信息等特种资源费用低廉,减少信息的不确定性等等。由此可见,企业外部集聚效益主要产生于各企业在城市土地所处的位置。其所处的位置优越,所获得企业外部的集聚效益就大。
    二是主导产业选择基准:①需求潜力大。主导产业的产品应在国内和国际市场具有较大量、长期、稳定的需求。当然首先是针对国内市场。市场需求是所选择的主导产业生存、发展和壮大的必要条件。没有足够的市场需求拉动,主导产业很快就会衰落;②技术进步快且适用性强。主导产业的选择必须特别重视技术进步的作用,所选择的主导部门应当能够集中地体现技术进步的主要方向和发展趋势;③部门带动性强。主导产业的选择必须充分考虑它对相关产业的带动作用,它应具有较大的前、后向联系和影响,通过这种关联产生对一系列部门的带动与推进作用,并使这些部门派生出对其它部门的进一步促进作用,从而产生经济发展中的连锁反应和加速效应;④就业效果好。我们选择的主导产业应具有强大的劳动力吸纳能力,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这样可以既缓解就业压力,又充分发挥我国劳动力资源丰富这一比较利益优势。
    3.1.3技术创新理论
     熊彼特(J•A•Schumpeter)在1912年《经济发展理论》中指出,创新是指把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关于生产要素的"新组合"引入生产体系。这种新的组合包括①引进新产品;②引用新技术,采用一种新的生产方法; ③开辟新的市场(以前不曾进入); ④控制原材料新的来源,不管这种来源是否已经存在,还是第一次创造出来;⑤实现任何一种工业新的组织,例如生成一种垄断地位或打破一种垄断地位。创新是指以现有的知识和物质,在特定的环境中,改进或创造新的事物(包括但不限于各种方法、元素、路径、环境等等),并能获得一定有益效果的行为。创新包括:方法创新、学习创新、教育创新、科技创新•.....等等,科技创新只是众多创新中的一种,科技创新通常包括产品创新和工艺方法等技术创新,因此技术创新是科技创新中的其中一种表现方式。
    3.1.4生态经济理论
   生态学和经济学之间的联系有悠久的历史渊源。首先,从构词上看,在英语中生态学(Ecology)和经济学(Economics)具有相同的词根ec0,因此,有的学者认为,在造词时生态学与经济学就结下了不解之缘,“生态学就是自然经济学”。其次,生态环境问题的实质是经济问题。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人类改造自然能力日益增强,随之出现了环境污染和环境破坏问题,究其根源在于自然资源未能得到充分合理地利用。大量事实证明,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应当相互协调,发展与环境是对矛盾,处理得好可以保证经济发展和生态进化,反之,恶化了环境。生态系统平衡失调,必然会严重地影响经济增长。应当走生态发展的道路,使经济生态化,生态经济化,才能走出困境,协调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两者之间的关系,在保持良好的生态环境条件下,促进经济的发展。  

    3.2“互联网+”背景下河池市发展精准扶贫产业的可行性分析 
    3.2.1 精准扶贫的涵义及特点
    精准扶贫是粗放扶贫的对称。是指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运用科学有效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的治贫方式。由于贫困居民数据来自抽样调查后的逐级往下分解,贫困居民底数不清、情况不明、针对性不强、扶贫资金和项目指向不准的问题较为突出,扶贫中的低质、低效问题普遍存在,在现行的扶贫制度设计上也存在缺陷,不少扶贫项目粗放“漫灌”,更多的是在“扶农”而不是“扶贫”。因此,原有的扶贫体制机制必须修补和完善,扶贫必须要有“精准度”,专项扶贫更要瞄准贫困居民,特别是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务必重点用在贫困居民身上,用在正确的方向上。
    3.2.2河池市扶贫产业发展现状及其原因分析
    河池市属“老少山穷库”地区,贫困人口大多分布在石漠化较严重的革命老区、少数民族聚居区、大石山区和水库移民区,耕地少而分散、土地贫瘠,水土保持差,生态系统脆弱。全市11个县市区中,有7个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2个是自治区扶贫开发重点县,11个县市区除宜州市外,都被列入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县,是国务院确立的全国18片贫困地区之一。新一轮贫困人口识别显示:2013年底,河池市农村贫困人口100.248万人,贫困发生率28.55%,贫困发生率仅次于百色市,位居全区第二,全区每6个贫困人口中就有1个在河池;全市贫困村达1120个,其中十二五期间实施整村推进的贫困村有436个,十三五需要实施整村推进的贫困村有684个,贫困人口、贫困村所占比例居全区14个地级市之首。
    一是发展资金不足、土地流转难度大导致扶贫产业规模小、产业路径单一。目前河池市贫困地区尚未形成稳定的主导产业,多数农民仍然沿用传统的耕地方式,自给自足封闭生活。有些县虽然建立了产业,也是特色不明显、经营规模小,产业附加值不高,收入水平低。农民组织化程度低,获得生产贷款难,社会化服务体系不健全,科技创新能力不足等,农民增收缺乏坚实的产业支撑,产业路径单一。多数贫困户是从事第一产业的农户,家庭经济收入主要依靠责任田,缺技术、缺资金、缺门路,日常生活比较艰难。加之第一产业要有产出,主要依靠人工劳力,且产业附加值不高、收入低,费力不讨好,两相对比之下青壮劳力大多选择外出务工。在家的多为老弱病残,即便想要发展产业也是有心无力 。加上河池市贫困村土地流转难,很多村庄尽管空壳村问题突出,多部分劳动力外出打工,留居村里的多是老弱病残者。但受传统思想影响,农民恋土情结严重,对土地流转政策心存疑虑,认为土地流转就是对承包地的重新调整,怕转出土地后政策一变会失去承包权,就会没有“依靠”、不“安全”,导致土地产业化发展难度大。
    二是农民工技能培训和技术支持力度不够导致贫困人口多、贫困面广、贫困程度深。据新一轮扶贫识别结果显示,河池市2013年底建档立卡贫困总人口100.248万人。其中,文盲或半文盲9.7961万人,小学文化程度43.7941万人,初中文化程度36.2612万人,高中文化程度7.0074万人,大专文化程度3.3372万人。初中高中、大专文化程度的贫困人口大部分为现在校生,小学文化程度也包含很多在校小学生(见表1)。劳动力技能培训和技术支持力度不够,贫困劳动力接受较低的文化素质教育,严重制约其自身发展能力和脱贫致富愿望。农村贫困人口多数为初中以下文化。相当一部分贫困人口思想观念陈旧,传统小农意识根深蒂固,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落后。生活上往往靠帮靠救济,脱贫意识极其薄弱。几乎没有懂现代农业专业技术的人员,缺乏自我发展的能力和动力。
   
    表1

河池市贫困人口文化程度情况统计表

                                                               201312

地区

人口数

文盲或半文盲

小学

初中

高中

大专以上

金城江区

43,185

4,447

14,599

20,072

2,894

1,173

南丹县

45,248

4,190

22,751

15,106

2,159

1,042

天峨县

35,861

3,214

15,201

11,625

3,756

2,065

凤山县

71,311

9,220

30,861

22,958

5,681

2,591

东兰县

95,346

12,849

35,955

33,804

8,245

4,493

罗城仫佬族自治县

120,373

11,602

54,367

46,018

5,907

2,479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

98,345

7,744

35,739

43,714

7,382

3,766

巴马瑶族自治县

87,462

11,987

45,107

22,558

5,259

2,551

都安瑶族自治县

201,085

13,809

86,264

76,036

16,489

8,487

大化瑶族自治县

118,495

10,790

58,372

38,545

7,539

2,961

宜州市

85,537

8,109

38,725

32,176

4,763

1,764

全市合计

1,002,480

97,961

437,941

362,612

70,074

33,372 


     三是交通物流不顺畅、市场信息不对称导致城乡市场阻隔和“信息鸿沟”。
    一方面河池市农村通屯道路率偏低导致城乡市场阻隔。据2015年4月份统计,河池市31605个自然屯中,尚有7313个屯未通屯级路,未通路率为23.14%,每4个自然屯中就有1个自然屯未通路,未通路里程达1.53万公里,其中20户以上未通路的自然屯有2511个。特别是都安、大化两县,未通路有3570个自然屯,占全市未通路自然屯近1半,其中都安县未通屯级道路自然屯有2206个,大化县未通屯级道路自然屯有1364个。每年中央和自治区下达河池市1个亿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屯级道路建设,按现在的屯级道路20万元/公里的补助标准计算,每年最多能解决500公里屯级道路,约250个屯的道路问题,若全市要全部解决未通路问题还需投入资金31个亿,施工年限30年以上才能完成。另一方面,市场信息不对称、缺乏文化软要素支撑导致城乡“信息鸿沟”。从发展水平上看,城乡发展不平衡。城乡之间的信息基础设施差距相当显著,成为城乡“信息鸿沟”的主要原因,主要表现为三个差异:城乡收入水平的差异、城乡居民文化观念的差异和城乡居民获取信息量的差异。收入水平的差距造成了城乡居民在个人数字化产品拥有方面的巨大差距,这直接导致城乡间存在巨大的“信息鸿沟”。河池市农村绝大部分干部群众不懂电脑操作,更不知怎么上互联网,在县、乡、村,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和服务体系基本上还是空白。
    3.2.3基于“互联网+”背景下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发展路径分析
    2015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互联网+”行动计划,指出利用通讯技术及互联网平台,让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进行深度融合,创造新的发展常态。 基于“互联网+”这一时代特征,河池市要按照培育持续竞争优势的要求,走“网络化、特色化、个性化、生态化、适度化、集群化”的“六化”精准扶贫产业发展新路子。
     一是促进扶贫产业与移动互联网的深度融合与发展,构建扶贫产业“互联网+”平台,实现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网络化。网络化指产品研发、产品生产、产品交易和物流配送等环节与互联网的深度融合,构建扶贫产业互联网的智慧协同研发平台、智慧生产平台、智能交易平台和智能物流平台,填平“信息鸿沟”,推动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五位一体”的高端发展模式。实施政府推动,先托后扶再监管战略。河池市要立足于信息闭塞、发展基础薄弱的市情,在电子商务发展的初期,政府要像托管婴儿一样精心呵护,耐心地提供服务,全方位提供帮助;中期加强指导,出台扶持政策,培育壮大电商产业;各项工作走向正轨时,政府退居幕后,强化对市场主体的监管,推动电子商务健康持续发展。以企业为主生活力,加大市场运作力度。河池市要尊重市场规律,发挥企业主体作用,一方面招商引资,建设淘宝网“特色中国•河池馆”、阿里巴巴•产业带、电商产业孵化园、农产品交易中心、顺通电商物流园等服务平台;另一方面,引导传统企业转型,激活民间资本投资,加快建设网货供应平台、物流中心、产品研发中心和包装仓储中心,通过双轮驱动,不断完善电商发展的链条,唱好电商发展大戏。鼓励百姓创业,广泛动员齐参与。通过广泛宣传和开展培训,不断转变广大干部群众的思想观念,各行各业、不同群体积极参与电商发展,大学生村官、农村返乡青年、未就业大学生、农村“两后生”、农村致富带头人、农产品购销和贩运商、专业大户纷纷开办网店,形成男女老少齐上阵、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电商创业热潮。④树立“三商”联动一盘棋思想,提高协会服务质量。建立健全河池市城乡电商协会,充分发挥组织、协调、服务、监管功能,制定农产品生产标准提升质量,对接市场需求研发网货,规范网上交易强化自律,促进“三商”(网商、供货商、物流商)形成产业链条,搭建区域行业共享平台,不断完善提升发展水平,努力树立河池电商的良好形象。⑤采取微媒营销,培育长寿绿色产品品牌。通过开通政务微博、政务微信公众平台、政务网站、商业网站等,培育知名博主和自媒体,形成宣传矩阵。通过挖掘产品特色和文化内涵讲故事、自编微视频等方式,大力宣传良好生态、旅游产品、民俗文化,培育一批河池市长寿绿色产品知名品牌。
     二是提升特色产业的技术含量,促进高端产业发展,实现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特色化。特色化指高端产业发展以当地特有资源和传统文化为基础,通过技术含量的提升形成特色产业。发展特色产业,实施产业扶贫是落实精准扶贫和实现贫困群众增收脱贫的关键措施,是扶贫开发的“生命线”。河池市实现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特色化,重点要抓好三项工作:加大农产品的“三品一标”的认证力度。“三品一标”是无公害农产品、绿色食品、有机农产品和农产品地理标志的统称,是政府主导的安全优质农产品公共品牌,是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的重要标志。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要以“三品一标”标准化生产基地建设为突破口,推行“公司+专业合作组织+基地+农户”的农业生产管理模式,强化农业标准化生产,建立以“三品一标”生产为主导的区、市、县级农业标准化生产示范园区,辐射带动农业生产标准化生产,把认证产品作为安全优质农产品公共品牌,使农业生产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逐步转变,保证农产品的质量安全和实现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特色化。目前,河池市要重点培育大化优质蔬菜、“七百弄”牌食用菌、“秀河”牌白砂糖、“北景大头鱼”等无公害产品,凤山百乐无公害百乐梗米、茶果产品,巴马麻籽油、火麻蛋白粉、火麻仁、大麻、玉米等长寿绿色产品等。大力发展特色优势产业。围绕构建“两带一区”农业发展布局,大力推行特早熟、特晚熟、特优质“三特”农业,促进错季生产、错峰上市、错位发展,做大做优特色产业。“两带一区”农业发展布局是以南丹、金城江、环江、罗城、宜州为重点,大力发展以桑蚕、糖料蔗、优质水果、食用菌等特色产业,建设现代农业经济带;以南部的都安、大化为重点,大力发展粮食、糖料蔗、热带水果、瑶药等为主的特“色种植业,建设特色农业经济带;以东巴凤、天峨为重点,围绕长寿养生国际旅游区建设,大力发展特色水果、有机蔬菜、五谷杂粮等特色生态种植业和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建设生态农业示范区,积极推进富硒农产品开发,打造以巴马为中心的富硒农产品基地。抓好现代特色农业(核心)示范区建设。按照经营组织化、装备设施化、生产标准化、要素集成化、特色产业化“五化”要求,对通过自治区验收的现代特色农业(核心)示范区,重点完善生产经营组织机制,强化基础设施建设,提升示范区档次和科技含量,带动农业增效和农民增收,从核心示范区向拓展区发展。其他县(市、区)完善示范区建设规划,统筹发展特色产业、基础设施、休闲农业、村容村貌,加大推进示范区建设力度。
    三是实行产业发展的定制化,实施小批量生产制度,实现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个性化。个性化指高端产业的生产过程面向客户开放,实行定制化、小批量生产。消费者的消费需求越来越个性化,致使商品生产越来越向具有多样化、个性化等特点的小批量、定制化发展,不少企业亦有从量制造向定制化生产转型,小批量定制化生产成为行业趋势。因此,河池市必须从实际出发,紧紧瞄准扶贫对象,贯彻落实精细化扶贫:①在“精”字上做文章。一方面把最困难的最需要帮扶的贫困农民找出来,有针对性地开展帮扶,才能防止扶贫工作在最后一个环节“脱靶”。依据目前财力,河池市难以做到全面帮扶,只能分期分批地进行有效帮扶,即每年具体“瞄准多少扶贫对象、安排多少帮扶资金、解决多少实际困难”,从而围绕这条主线确定帮扶规模,确保那些最困难的扶贫对象涵盖在其中。另一方面瞄准最困难的地区和最贫困的群体,将扶贫对象识别帮扶的重点放在西部五县(都安、大化、东兰、巴马、凤山),切实突出少数民族山区村和整村推进贫困村这两个重点。②在“细”字上下功夫。精细化扶贫面对的是一个一个的贫困家庭,工作细小而繁杂,环节细致而具体,各项工作任务重、标准高、要求严。特别是在扶贫对象要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首先切实找准致贫原因。要在深入调查的基础上,认真梳理归纳各家各户的致贫原因,并将不同成因的贫困家庭分好类、贴好标签,为一家一户制定帮扶方案提供科学依据。其次科学制定帮扶规划。要破解“粗放式”扶贫,关键在于“量身定做”个性化扶贫措施。第三切实做到赏罚分明。一方面要克服畏难情绪,切实树立精细化扶贫理念。另一方面在制定帮扶规划时,应做到“帮扶责任到人、工作联系到人”。③在“帮”字上求突破。帮助扶贫对象提高能力、发展生产、增加收入、稳定脱贫,是精细化扶贫的核心,也是扶贫开发区别于农村低保的关键所在。要按照“扶贫部门引导,职能部门主导,相关部门配套”的原则,进一步加大资源整合力度,切实突破帮扶资金短缺的瓶颈;要一家一户落实帮扶资金;要强化服务管理,确保到户帮扶取得实效。
    四是依托生态优势,生产高端有机产品,实现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生态化。生态化指要依托生态优势,生产高端有机产品。精准产业对扶贫至关重要,没有精准产业支撑,脱贫致富就会受到生态严重破坏特别是石漠化的制约。面对极度恶劣的自然环境,河池市要认真总结经验,变主要依靠外力扶助脱贫为主要依靠内力发展治贫的共识,由“扶贫开发”向“开发扶贫”思路转变,由输血式向造血式转变。河池市扶贫思路的另一个转变,是不折不扣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部署,将粗放式扶贫转变为“精准扶贫”,变“大水漫灌”为“精准滴灌”。石漠化是河池市精准扶贫的最大挑战之一,河池市委、市政府经过反复讨论,把核桃作为全市精准扶贫主导产业,集中全市力量整体全面推进,认为石漠化地区生态修复和扶贫必须遵循三个原则: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兼收、富民产业与富县产业兼顾、短线产品与长线产品兼有。经过多次调研、论证后,核桃种植被认定是可同时实现这三3个原则的最佳选择。同时,河池市要大力实施扶贫生态移民,将居住在不具备基本生产和发展条件的农村贫困人口,远离集镇和村庄,水、电、路不通的农村散居人口,地质灾害易发地区、国家生态保护区的农村人口搬迁出去,既能保护脆弱的生态环境,减少扶贫成本,又能为贫困群众长远发展提供良好的环境,同时促进城镇化发展,实现三赢效果。
     五是优化资源的合理配置,保持市场竞争力,实现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适度化。适度化指产业规模要控制在生态可承载、市场可容纳范围内,以促进资源配置高效率,保持市场竞争力。适度规模经营是农业现代化的重要途径。近年来,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在“三农”理论界已经形成共识,但是具体发展模式、实现路径等仍处于不断探索中,有的地方在实践过程中也遇到一些困难和矛盾。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核心是实现各种生产要素的协同效应,使其发挥各自最大的生产潜力,所以不能盲目追求“规模”而应注重“度”的把握。有规模不等于有效率,规模经营也并不一定产生规模经济,如果缺乏必要的自然、经济、社会和技术基础,一味地追求规模很有可能使农业生产的成本超过收益。对于“度”的理解,有两个层次,一个是定性的概念,衡量规模经营是否“适度”的关键指标是看生产要素的配置是否合理。另一个层次就是定量的分析,要根据投入产出法、计量经济分析等技术经济分析的方法,来测算盈亏风险和适合当地情况的合理规模。目前定量的工作做得还不够。真正要做好规模经营就要以定量为基础并和定性结合起来。农业适度规模经营需要大量懂技术、会管理、善经营的规模经营能人,应着重培养大量懂技术、有市场头脑、有较高文化素质的青壮年农民。
    六是深化产业分工,不断完善产业配套,实现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集群化。集群化指要深化产业分工,不断完善产业配套。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发展集群化的核心就是创新“产业+平台+协会”模式。所谓产业,就是贫困地区具有发展潜力的产业;“平台+协会”则是“统贷平台统一贷款、政府管理平台综合管理、担保平台统一担保、公示平台公示、信用协会相互监督”的“四台一会”制度。这种“产业+平台+协会”模式既要保障金融支持农村产业发展,又要最大限度降低金融风险,强化产业项目资金的投放和管理,努力壮大特色和新兴产业。按照“一区多园”、“园中园”模式,以重点企业、重点产业带动园区发展,推进丹泉名酒文化城、中天领御酒业公司中天酒庄、天龙泉酒业公司技改扩建等项目建设,打造白、红、黄、清和保健并进发展、特色突出的南丹、罗城、宜州、都安、东兰等5个区域酒业中心和产业集群;重点推进九千万、巴马丽琅技改扩建,做大康之源高端饮用水等项目,整合提升优质饮用水产业,加快形成集群发展格局;依托绿色长寿生态资源优势,开发保健养生食品,提升医药产业规模和品牌影响力;积极培育发展新材料、新能源、电子信息等高新技术产业。
    3.2.4河池市精准扶贫产业发展的支持机制和政策体系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的需求呈现倒三角形结构(即消费支出中生存需求支出的比重越来越小,发展需求支出的比重越来越大),对产品质量等高端需求呈旺盛趋势。河池市要立足于产业发展的互联网化,依托互联网+平台可以消除“信息鸿沟”,打通供需渠道,整合生产要素,提高配置效率和生产效率,发展具有持续竞争优势的高端产业。一方面,要从产业治理(多元主体共治,网络化组织、企业联盟的构建等)、网络支持(管理机构和网络化产业平台建设、网络公司深度参与、管理法规的完善等)、 交通物流(完善道路交通、物流设施、物流组织)、金融支持(要素市场和金融市场的建设、企业融资制度基础的完善、信息化风险控制)、创新能力(知识产权市场、网络化协同创新平台、中介服务体系的建立健全)、人力资本(劳动者技术技能的培训和人文精神的培养)、 诚信文化(社会诚信、个人诚信体系建设) 等来构建精准持刀产业发展的“七维”支持机制,并从生态、财税、金融、土地、人力、网络等方面提出产业发展政策,形成促进特困山区精准扶贫产业高端发展的政策保障体系。


网友评论:

视觉焦点

网站介绍|服务条款|广告服务|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中共河池市委组织部

opyright Powered by gxhcxf.gov.cn,河池远教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778-2306687 投稿邮箱:hcdj01@126.com 网站技术咨询QQ:56887058

桂ICP备08002398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5270102000455

访问总数:
警警
察察